<cite id="ztnll"></cite><cite id="ztnll"><video id="ztnll"></video></cite>
<var id="ztnll"></var><cite id="ztnll"><span id="ztnll"></span></cite>
<cite id="ztnll"></cite> <var id="ztnll"></var>
<var id="ztnll"></var>
<var id="ztnll"></var>
<cite id="ztnll"></cite>
<var id="ztnll"></var>

敘詭筆記|一口皮箱引發的“大清諜戰”

2019-11-02 17:23:51

http://twonders.com/zixun/15605.html

原標題:敘詭筆記|一口皮箱引發的“大清諜戰”

站在菜市口東邊的騾馬市大街上,望著整整齊齊上了門板的一排皮箱店,閻敬銘不免目瞪口呆。往來的行人看著這個身穿一件破舊爛麻衣的小老頭兒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未免有些同情,也有些認識他的人在掩口偷笑,低聲議論他的不識時務與自取其辱。

閻敬銘有些茫然,作為晚清歷史上最杰出的理財專家,他清理戶部積弊,整頓天下財賦,以其貌不揚之形表,行心雄萬夫之作為,無往而不勝,如果不是他的清剛激烈,則不特同光之治難成,大清命數亦早休矣。而作為備受慈禧恩寵的大臣,奉了懿旨去“買皮箱”,卻居然反復周折、費盡心機也沒有成功,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被慈禧稱為“丹翁”的重臣

閻敬銘的仕途從一開始就不順利,“狀貌短小,二目一高一低,恂恂如鄉老”的他,在參加“大挑”(清代對落第舉子給的提拔機會,特別強調顏值)時,剛剛上場就被趕了出去。后來發奮學習,終于在道光二十五年考取進士,散館分戶部以主事用,任職期間恪盡職守、剛正不阿,很有古大臣的風范,被胡林翼看中,不僅奏調總辦東征糧臺,而且數次推薦,終于引起慈禧的注意。慈禧在垂簾聽政的前期確有英明之處,尤其在人才的拔擢上,不拘一格,于是閻敬銘在某種意義上得到了火箭式的上升。特別是在光緒八年任戶部尚書之后,他對戶部進行了一次大刀闊斧的改革。

《春冰室野乘》載:天下財賦總匯,皆北檔房司之。而定例,北檔房只有滿員,無漢司員行走者,“以故二百余年,漢人士大夫,無能知全國財政盈絀之總數者”,這就造成了積弊極多而不為“外人”所知,即便有心整頓亦摸不著頭腦。閻敬銘早在當戶部主事時,夙知其弊。等到當上尚書后,立刻向慈禧提議,“謂滿員多不諳握算,事權半委胥吏,故吏權日張,而財政愈棼,欲為根本清厘之計,非參用漢員不可”。這番話實在膽大,因為牽涉到了在有清一代非常敏感的滿漢權力的消長問題,戶部中的滿員還沒說什么,“胥吏皆懼失利權,百計沮之”。閻敬銘一心為公,“毅然不少動”。而慈禧為挽救大清重重危機,竟從其請。于是閻敬銘親自入庫清點,清查了戶部兩百余年的庫存和出納賬目,彈劾掉一批寄生國庫的蠹蟲,為國家挽回了大量的損失。

《春冰室野乘》

因此,慈禧對閻敬銘非常推重。癸未(1883年)春,他與軍機大臣一起上朝奏結云南報銷案。事畢,慈禧以另一事問恭王意見,恭王奏曰:“此事丹翁(閻敬銘字丹初)比較了解,太后可問他?!贝褥麊栭惥淬懙溃骸暗の桃詾楹稳??”閻敬銘一聽,惶悚萬狀,摘下頂戴,叩首不已,軍機大臣們都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事。慈禧突然醒悟過來,微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小心稱呼了你的字?我一向敬重你的德望,在宮中語及你,未嘗不以字相稱也?!?/p>

從軍機大臣們面對閻敬銘誠惶誠恐的態度“皆不喻其故”來看,確實是習慣了慈禧以字來稱謂他。而清代皇帝對臣子大多直呼其名——張集馨在《道咸宦海見聞錄》中多記他與道光帝對談的原話,足以佐證——慈禧此舉確實是敬重至極的表現,難怪“一時聞者,以為異數”。

光緒甲申年,因法軍悍然發動侵略我國南疆的戰爭,而樞臣們任事不力,致使我軍連連潰敗,慈禧趁機下手詔,責樞臣襄贊無方,盡退恭親王等軍機大臣,是謂晚清史上著名的“甲申大易樞”。在商量新的軍機班底的人選時,慈禧請閻敬銘來相商,閻敬銘推薦了幾個人,慈禧想了很久才說:“用他們不如用你?!遍惥淬戇B忙辭謝,慈禧不允,次日,枚卜之命遂下……以如此的恩寵,卻完不成一個小小的“買皮箱”任務,無論如何是說不過去的。

二、宛如諜戰劇的買箱故事

《南亭筆記》記載,“買皮箱”一事就發生在閻敬銘進入軍機處不久。

《南亭筆記》

閻敬銘生活非常簡樸,《清稗類鈔》記他日常所穿,皆為粗布甚至爛麻衣,吃飯更是“極粗惡”。他在地方上為官時,有一次請新任學政吃飯,餐具粗陋就不必說了,唯一的“菜”竟是一碟干燒餅!他自己吃得津津有味,可苦了一向錦衣玉食的學政,最后勉強吃了半碗米飯,出門后跟人說:“閻敬銘這哪里是請客,簡直是祭鬼!”一時傳為笑談。

以如此的清介,又主抓國家財賦,閻敬銘難免“摳門兒”,所以他見內務府承辦一百口皮箱,每口要六十兩銀子時,自然按捺不住了,在慈禧召見時,旁敲側擊地勸說皇室要節省開支,不能鋪張浪費。估計慈禧也是被他聒噪煩了,讓他有話直說,他即引皮箱一事為證道:“外間購買,每口至多不過六兩,今已十倍矣,則內務府浮冒之弊,可想而知?!贝褥@訝地說:“不會這么便宜吧?”閻敬銘堅持六兩已經是往高了說。慈禧拗不過他,便說既然如此,我給你六百兩銀子,半個月之內,你給我買一百口皮箱來。閻敬銘想這哪里還用半個月,只怕半個時辰就能辦到,于是接過銀子來,直往當時京城銷售皮箱的“集散地”——騾馬市大街而來。

等到了騾馬市大街,就出現了本文開頭的一幕,大白天好端端的,所有的皮箱店竟全都關門落鎖。閻敬銘呆了半晌,問路邊的曉事者,被告知,剛才有宮里的公公前來吩咐,說半月內不準開張交易,誰敢不聽,就把誰的貨物打成齏粉……

閻敬銘萬萬沒想到,自己半個時辰前領的差,內務府不僅探知得一清二楚,還能提前一步給攪和黃了,不禁哭笑不得。思來想去,他委派自己最可靠的一個親隨,給天津道臺捎去一封信,請他幫忙在天津采買皮箱,務必在半個月內回來。等半個月的期限到了,卻連人帶皮箱帶那六百兩銀子,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慈禧問閻敬銘怎么回事,他“惟崩角而已”。等回到家中一打聽,才知道那位親隨收了內務府秘密贈送的一千兩銀子,帶著給天津道臺的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這簡直活生生一出諜戰劇的故事,其實還有另一說法,載入《日下回眸》一書中,言其事乃內務府大臣福昆所歷,經過大致相仿,只是慈禧要添置的乃是木箱子,五十兩銀子一個,福昆說這東西要不了五兩銀子,慈禧委托他去買,結果全北京的木器行全部停業……雖然事是一樣的事,但《日下回眸》中有一解釋,筆者以為可信,那就是慈禧太后入宮前,由于清廷追繳她曾祖父在戶部銀庫任職時所虧空的戶銀,所以家境曾經極度貧困,慈禧深知民間疾苦和生計艱難,對于物價行情自然是了然于胸。她之所以有意為難閻敬銘(或福昆),是因為深諳宮廷哲學和權力平衡之術,也側面警示閻敬銘:不要把應對國事那一套拿來應對我的家事,這里面的渾水,你趟不得,也趟不清。

《日下回眸》

三、喝一碗湯要蓋一座廚房

內務府是掌管宮廷一應事務的“總管家”,權力極大,由于充任者不是皇親國戚就是內侍寵臣,所以利益交關、盤根錯節,外人不得知,亦不敢問。閻敬銘想從上開一刀,實在是極不明智之舉。別說他是個軍機大臣,就算是皇帝本人,亦有拿其無法之處。

道光帝是出了名的節儉,《清室外紀》上寫他在位時,“宮中用度每歲只二十萬,內務府之大臣司員太監等進項為之大減,咸出怨言,用其伎倆,以違抗帝旨”。有一天,道光帝忽然想喝年輕時在宮外喝過的一種粉湯,便把制作方法告訴了御膳房,讓他們烹調。內務府上言,說按照這種方法制作,需要花六萬兩另蓋一座廚房,而且為了維持這一廚房,每年還要再花一萬五千兩銀子。道光帝聽完皺著眉頭說:“哪用這么費勁?前門外有一飯館,能做此湯,每碗只要四十文錢,每天讓太監去買一趟就是了?!彼愿劳戤?,原以為能喝上湯了,結果沒幾天,內務府又來稟報,說前門外的那家飯館已經關閉了。道光帝嘆息道:“朕向不為口腹之欲,濫費國帑,但朕貴為天子,而思食一湯不能得,可嘆也!”

也正因內務府這副天子可欺的權勢,所以就連曹振鏞那樣的權臣也不敢觸怒之。當時道光帝的套褲上有一破洞,讓人綴了一塊圓綢打補丁,于是大臣們爭相效仿?!耙蝗?,召見軍機大臣,時曹文正(曹振鏞謚號文正)跪近御座”,道光見他的褲子上也有補丁,問他打這個補丁需要多少錢?曹振鏞多年朝臣,老于世故,琢磨了半天才報了個高價,說要三錢,道光嘆息說,還是宮外的便宜,內務部打這么個補丁要五兩銀子?!辈苷耒O一下子懵了,知道這話傳到內務府耳朵里,就是捅了天大的簍子。正慌張時,道光又問他:你們家吃雞蛋需要多少錢?曹振鏞“詭對”曰:“臣從小患病,不能吃雞蛋,所以不知道其價格?!?/p>

皇宮里的雞蛋到底要多少錢,《南亭筆記》中是有答案的:“光緒每日必食雞子四枚,而御膳房開價至三十四兩?!币簿褪钦f一枚雞蛋要八兩銀子還多,難怪光緒對翁同龢感慨其為“貴物”——此則筆記知者甚多,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光緒帝吃的另外一種食物,同樣是天價,而且遠比雞蛋為貴。事見《眉廬叢話》:光緒的瑾嬪,有個名叫志锜的兄弟,“一日,志府庖丁自制籠餅,饋進宮中”?;\餅其實就是饅頭,光緒正好在瑾嬪的宮里,吃了覺得很香,就對瑾嬪說:“你家自制的面點這么好吃,為什么不經常進奉到宮中呢?”瑾嬪只能無奈地苦笑,皇帝哪里知道,由于“宮門守監,異常需索”,就往內廷進奉這么幾個饅頭,“所費逾百金矣”!

買不了的皮箱、喝不著的粉湯、打不起的補丁、吃不到的饅頭……倘若這些事情發生在小民身上,猶可理解,但貴為天子卻只能任宵小之徒蒙蔽欺侮,甚至明知其奸而只能忍氣吞聲,這似乎從另一個角度說明:腐敗對一個國家的危害是全方位無死角的,無論腠理、肘腋還是腹心,只要你擋了它的路,它就敢截你的胡。

責任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曲周信息社版權所有

九州平台群